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旅游

秦秋实任性画得意活

2018-10-29 12:24:25

秦秋实:任性画,得意活

综观中国美术史,历朝历代的名家都是在继承的基础上,加以创新才流芳百世的,面貌独特、艺术风格强烈的艺术家才会被历史记住,被后人景仰。今天,我们的很多画家还是在前人的绘画程式中兜圈子,在不断地重复古人、重复自己,相同的题材画了几千年、相同的技法用了几千年,国画的千人一面、千篇一律的陋习积重难返。

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一些自觉的艺术家尝试着艺术创新之路。但艺术创新何其之难,能创新成功,获得专业人士认可,同时得到市场认同的画家真是“万里挑一”。具体说到上海的画坛,一直在尝试创新的画家并不少,但成功的不过数人而已,像张桂铭、卢辅圣、马小娟、张培成、陈琪、陈家泠,这几位算是创新成功的代表人物。

至于说到画坛上的叛逆者,很多人都会想到朱新建这个名字。朱新建被追捧他的人尊为新文人画派的领军人物,他是否能担当起这个称号,是未来美术史家的事情,我们暂且不讨论。

不过,朱新建对传统的叛逆,或者说是颠覆,是他在中国画坛上占有一席之地的重要原因。在绘画技巧上,胜过朱新建的画家车载斗量,但影响力和知名度超过他的画家“寥寥无几”。这里面的根本原因在于叛逆,因为传统的文人画,都是以前那些“学富五车”的文人所作的画,画作要表达内心高洁的情怀,要体现一个“雅”字。但朱新建横空而出,将一个“俗”字发挥到。

“下臭棋,读破书,瞎写诗,乱画画,拼命抽香烟,死活不起床,快活得一塌糊涂”,这是朱新建的自我评价。心里想什么,笔下就画什么。不端架子、不故作高深、贴近生活,“我俗我快活”。用现在很时髦的话说,朱新建画画很任性。因为任性,所以独特,所以受欢迎,所以有市场。

朱新建的画都以女性为题材,并将荡妇入画,那种媚到骨子里的气息往往能撩拨人的心弦,性暗示无处不在。有评论家说,在男权社会里,朱新建的画是为性正名。这观点是有一定道理的。

事实上,了解秦秋实的人都觉得他是个“不务正业”的画家,大家都亲切地称呼他为老石头。有时候,他顶着个寸草不生的光头,游荡在市井勾栏,专门找那些贩夫走卒聊天;有时候,他深入偏远边穷地区,采风写生,将农家菜吃得滋滋有味;有时候,他呼朋唤友集合一批志趣相投的朋友神侃。因为他相信功夫在画外,就是要在生活中寻找题材,在生活中获得灵感。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他每天用在画画上的时间很少。

健身房地胶
压力校验台
天长祥生君临府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